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少根筋的妈妈

时间:2017-11-12
父亲因公司的业务今天刚去出差,要三个月后才回来,隔壁房东陈伯伯(约60岁)忽然吃妈妈豆腐!!!劳累了一天,终于到了家,妈告诉我父亲因公司的业务今天刚去出差,要三个月后才回来,随后她给我弄了吃的,叫我早点休息。
父亲和妈结婚已有十几年了,父亲自己开了一家商贸公司,生意还可以,妈妈只是偶而到公司里去帮一下忙,其余时间都是在家里,所以家里他们没有佣人。
其实妈妈是很疼我的。
记得有一天因天太热,她穿了一真丝的白色薄长裙,里面的黑色胸罩依稀可见。
坐在我旁边吃饭,在她低头的时候,我从她那宽鬆的领口瞧见了那几乎奔跳而出的两颗雪白肥嫩、浑圆饱满的乳房,高耸雪白的双乳挤成了一道紧密的乳沟,阵阵扑鼻的乳香与脂粉味令我全身血液加速流窜,这一幕确实让我梦遗了几回。
妈妈,三十九马上就四十的人了,可是一点都看不出来,翘臀丰乳、俏面泛春,倒像是一位花信少妇。
虽然妈诱人的身体总是包在衣物中,可是无论妈穿着什么服装,一米59,三围36.25.35只要是一看见妈,我一闭上眼,脑中就是她赤裸裸褪出衣物的身体……无时无刻都能让我的肉棒充血、亢奋……妈妈十六岁那年因某些家庭因素,被迫嫁给了父亲,一个平凡的家庭主妇,看起来是个朴素而不施脂粉的女人,穿着简单,或者说单调,很少上街,偶尔只去髮廊做做头髮,或上市场逛逛而已。
平常的作息也很正常,要想诱惑这样的女人,是一件高难度的事。
妈拥有如此诱人的身材,但妈完美的身体,却只有在她跳有氧舞蹈时我才能窥见。
一天,为了窥见妈穿紧身韵律服,我跷课回来,妈并不知道我在家。
音乐声停止了,看看时间,也到了下课时间了,我走下楼……妈正如我想的正在入浴,但令我惊讶的是刚穿在妈身上的紧身衣,竟放在浴室外的椅背上,通常是不会这样子的。
「哦……天啊!”我小心的将它拿起来,妈的香汗渗透到布料内,摸起来湿润的触感令我兴奋,而它的味道,微酸的汗味,这是刚从妈身上流出来的……我嗅嗅它,这味道竟能让我感到晕眩:「啊……」我仔细的抚摸着这件紧身衣,就像抚摸妈本人般兴奋。
最后触碰到那一小块–紧贴私处的一小块布,虽然这不是直接贴紧妈的私处,仍隔着妈的小内裤……不!有可能妈没穿小内裤,那么这小块布就贴在妈妈的私处了……「啊……哦……」一想到这,就令我全身湿热。
我掏出自己那已经火烫的肉棒,用那贴紧妈私处地方,将肉棒包住,来回搓揉……我感到肉冠前端有少许的液体流出,我知道我要射了。
但……突然水声停止了,妈妈随时会出来,我不甘愿的快速将它放回,躲到厨房。
没错,不一会妈妈就走出浴室……从没看过这样子的景象–一袭粉红色的内衣裤穿在妈身上,配合着她白里透红的肌肤,更是让人觉得美豔,从没看见过妈如此赤裸的身体。
我窥视着,双手却搓揉着自己涨大的阴茎,我已快受不了……这个动作,妈妈拿起那件紧身衣,触摸到了刚才我流出少许液体的地方,我看到了她用姆指和食指搓揉那微黏的分泌物,用疑惑的眼神向四周扫视……天啊!妈触碰到了,虽然不是真正的精液,但她触摸到了。
妈快步走上楼,而我也跟上,因为不想失去这么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可以多窥窥妈赤裸的胴体……但机会就这么消失了,妈关上了房门,我一点机会也没有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就在这机会的消失同时,门铃响了,妈把门打开,只穿着内衣裤,推开客厅纱门问是谁,是隔壁房东陈伯伯(约60岁),太太是个约60岁女人,和陈伯一样肥头大耳。
妈妈只穿着内衣裤,开门的时候显得十分狼狈。
「前两天我朋友从美国捎来的镭射影碟,我都还没拿出来看过哩!林太太不如一起看看吧!」陈伯高兴地说陈伯没想到妈妈只穿着内衣裤,眼神里,流露出一种特别的神色。
看见妈妈的身体,似乎受到了引诱,就对妈妈说道:「小心冻坏了呀!」妈妈忘记只穿着内衣裤,说着她就双手围着浴巾,我看见陈伯神情愉快的走进客厅,我听见妈倒了一杯水在喝。
妈妈做完了运动摸摸小腹,对陈伯说道:”陈伯,我是不是比以前肥了呢?」对妈妈打量了一会儿,说道:「没有啊!你不还是像以前那么漂亮嘛!」妈妈招呼陈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天,我偷偷的把头伸出楼梯旁,从细缝可以看见整个客厅的情景.我注意她跟陈伯交往谈话的内容,。
妈妈起来倒啤酒请陈伯喝,就顺势坐到他的身边了。
初时她和陈伯好像有好多话题倾谈。
后来陈伯见妈没什么说的,又就对妈说:「前两天我朋友从美国捎来的镭射影碟,我都还没拿出来看过哩!林太太不如一起看看吧!」妈妈点了点头,陈伯便拿出一张影碟,装入镭射机,然后退回沙发,用遥控器开始了播放。
画面出现之后,竟是一套色情电影。
一开头已经出现了男欢女爱的赤裸镜头。
妈妈看到脸都发烧了,妈妈不好意思地说道:「啊!是成人影片呢,不看呀!」陈伯笑道:「大家都是成人了,怕什么呢?」影碟继续播放出来,原来竟是一套X级的色情电影。
在特写镜头里,男女主角的性器官秋毫毕现。
那西人男主角粗大的阴茎,妈妈还是第一次从荧光幕上见到,不禁看得心儿像鹿撞似的乱跳。
妈妈偷偷看了看陈伯,他却看得津津有味。
妈妈发现陈伯也不时地注意着她。
当妈妈的视线投向陈伯时,竟与他的目光对个正着,羞得慌忙避开了。
电视上的镜头更加大胆了,荧幕上出现了好几对赤身裸体的男女,性器官的大特写不断出现,有时女士把男人的阴茎含入嘴里吮吸,白花花的精液喷了她一嘴一脸的。
有时男仕的阴茎塞入女人的肛门里,拔出来时,像水枪似的,把精液射在她背脊。
古灵精怪的镜头层出不穷。
在这种场合下,妈妈实在看得很不好意思。
于是我低声对陈伯道:「我想去一去洗手间。」
厕所门微微打开一条细缝,陈伯偷偷的从细缝偷看,妈妈也不知道在这个位置可以给陈伯大饱眼福,只见妈妈先拿出几张卫生纸摺好,就开始脱裤子,此时妈妈的一举一动,都被陈伯看得一清二楚,妈妈的裤子已脱下,她穿着粉红色内裤拉到大腿中间,再把她的内裤拉到膝盖,只见妈妈大意的把屁股跌坐在地上,我心想这下子惨了,只见妈妈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她的上衣和粉红色内裤后面全溼了.陈伯勃起的阳具伸出内裤外面兴奋的边看边自慰,拉下裤子的拉鍊将硬胀的发痛好似要暴裂的大鸡巴掏出来,倚在门口的柱子上用力的揉搓,上下的套弄,满脸通红。
只见妈妈摇着头,背对着陈伯,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,然后赤裸着下半身,慢慢转过来走向洗手檯,陈伯看着她诱人的下体,乌黑浓密的黑毛,底端的黑毛还溼溼的,摒息以待,她把内裤拿起先在洗手檯泡水,泡上后她拿了一叠卫生纸,一张一张沾水,然后背对着门蹲着擦着她的屁股与阴部,这情景简直比黄色电影还要黄,擦了五六张卫生纸后,妈摇着头,又把溼透的上衣脱掉,把奶罩解开,全裸的站着,两颗圆滚滚的大奶子因冷水刺激而乳头挺立,浑圆的屁股翘得高高的,甜美的腰身与浓密的黑毛,陈伯也看傻了。
陈伯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有几根捲曲的阴毛露出到外面来。
那真一阵阵肉紧,更刺激的是当她翻身向上时,整个大奶子就完全呈现在陈伯眼前喔!好一个又大又白又浑圆的迷人肉球,陈伯就把精水射出来!…..妈妈开始拿着毛巾沾水擦着全身站了起来,然后从厕所里面挑出一件白色内衣裤,很快的穿上后,又穿上一条宽短格子裙。
接着就听见厕所门打开了,妈妈走了出来。
陈伯赶紧把头转向,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周末假日,中午时分,隔壁的陈伯伯跑来找妈妈「你下午有空吗?一起玩卜克牌要不要?」「好啊!在哪儿打?」「到妳那里?」「可以!」妈妈说。
妈妈今天穿着黑色无袖的短衫和牛仔短裤,可以看到小巧的肚脐眼儿,和白皙的大腿。
妈妈一举手洗牌打牌,宽鬆的腋下袖口便露出粉红色的半罩内衣,那肥嫩的胸肉也隐约可见。
因为动作实在太大了,只要她一伸手,陈伯便可以看见她前胸恍如半裸一般,看得陈伯鸡巴不免蠢蠢欲动,因此陈伯看着她妈妈帮的时间要比看牌多了。
妈妈忽然她举高左手,这下陈伯更瞧得亲切,那薄薄的网状罩杯,包裹着饱满的乳房,大乳头矇矇胧胧却看不仔细。
妈妈站起来洗牌,用力的洗起牌来,就在她弯腰搓动双手的时后,陈伯从她的领口看到她又白又嫩又丰润的半截乳房,被她淡粉红色的胸罩托得突起,随着洗牌的动作,那软肉阵阵波动起来,陈伯终于受不了了,鸡巴一下子涨得发硬。
突如其来的几个香豔镜头,让陈伯心神不宁。
从第一场开始,陈伯就一路的惨败,输了一千多了!妈妈笑吟吟的瞧着陈伯,问陈伯要不要将仅剩的也当赌注时,愿赌自然服输,更何况偷窥了别人老婆的奶子。
陈伯坚决的说:「谁说不赌了?反悔的是狗!」于是,赌局继续了下去。
陈伯才不到半个小时就输精光。
「不如就玩到这里吧!」妈妈说「不行,说什么也得玩到最后一场!这次跟你们打牌,不打钱了!打脱衣服的!那赌身上的衣服吧!谁输了一场就脱一件!」原以为母亲会对陈伯的玩笑责难一番,想不到母亲却一口答应了!不到半个小时,陈伯身上衣服一件一件的被妈妈扒去,原本就没穿几件衣服在身上的陈伯,就只剩下胯下的一件小内裤。
妈妈一眼瞟见他的内裤,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心里也一阵乱跳,出牌也乱了一点。
赌局继续了下去。
或许是时来运转,接下来的一局陈伯终于赢了!!不到半个小时,母亲惨败,眼看妈妈身上只下上衣、短裙、胸罩和内裤,让我吓了一跳。
接下来的一局陈伯再赢了,陈伯笑嘻嘻的说:「脱啊,你输了呀!」妈妈还是不好意思,脸红红的,她犹豫了一下,转过身去脱下了衬衣。
妈妈的身段很好,衬衣之下已经隐约可见,脱了衬衣,从背后看去,她的胸罩带子也勒得她背上微微有点紧。
她转过来后,妈妈的胸很大,乳罩从下面半包围托着她硕大的乳房,上面浑圆的线条,已经清晰可见了。
如果仔细一点看,她那半通花蕾丝的乳罩后面,有两点的黑色隐约凸起来。
妈妈的举动着实的让我吓了一跳,还以为妈妈只是开开玩笑,想不到她却如此的认真。
因为天气实在炎热,妈妈身上原本就只罩了件丝质的薄衫,陈伯可以清楚的看见她那对坚挺的乳房,尤其是那两颗微突的乳头,更是明显的无法隐藏。
妈妈虽已年近四十,但就一般女人的标準,妈妈保养的十分良好,要不是眼角的几条鱼尾纹和双手微皱的皮肤洩漏了秘密,一般人还真难猜测她的真正年龄。
在一番搏斗之后,陈伯终于又下了一城,妈妈在犹豫了一下之后,微微的起身,然后弯腰伸手脱下裤子。
就在妈妈的裤缓缓的从她腿上被褪了下来的时后,陈伯的阳具已经禁不起如此强烈的刺激而暴跳如雷,在极度的充血之下勃起。
接下来的一局陈伯再赢了,妈妈这次也不转身了,伸手到背后一拉,就解开了奶罩扣子,她取下奶罩,害羞的半遮半掩着。
她的双乳脱离了束缚,更显凸兀,乳房浑圆,上面的乳尖呈红黑色,尖尖的翘起。
当妈妈两颗浑圆的肉球从上衣中蹦出来的那一刻,陈伯忍不住讚道:「林太太….妳的奶….我是说乳房….不不….是胸部….好美….真的好美….。」
「什么美不美的,都快四十了,这对奶奶….可有点下垂了。」
妈妈最以为傲的身材却也不吝让人称讚,特别是她那对三十六吋的乳房,丰腴动人,十分引人侧目,陈伯这一回称讚妈妈的胸部长得迷人,妈妈听在耳中自有说不出的受用。
妈妈见陈伯瞧她瞧得发楞,也不禁一阵脸红,一手捧着双乳另一手便忙着收拾自己脱在桌上的衣裤,眼见机会就要消逝,陈伯急忙去拦母亲的手,并一把抓住。
「说话可要算话….」陈伯道「老色鬼!要看就快看吧!要被我老公知道了,非杀了我不可。」
才不到短短五分钟,陈伯已大获全胜,用色瞇瞇的眼光直盯着母亲身体看,看她要如何化解这个窘境。
妈妈在犹豫了一下之后,微微的起身,然后弯腰伸手脱下了内裤,母亲刚脱下的那件小内裤就摆在陈伯面前,性感的款式和粉红色透明的内裤布料引起人无限的遐想和慾望。
陈伯仔细的瞧片妈妈身上每一吋肌肤,妈妈被陈伯瞧的有些害臊,只好羞却的站在那而一动也不动的像个木头人,目光更是看向窗外,不愿与陈伯相对。
陈伯的鸡巴像怒蛙一样的勃起。
妈妈就站在眼前,陈伯两眼还直盯着母亲胯下那丛无法用一手遮掩的阴毛瞧,恨不得一把拉开妈妈的手….将她强姦。
妈妈走到沙发旁边,侧身坐下,双腿并拢。
她坐的地方正对着陈伯,陈伯看到她的乌黑的阴毛呈倒三角形贴在她的小腹之下,腰肢纤细而圆滑,一双硕大的乳房傲人地耸立着。
陈伯笑嘻嘻的走到妈妈的前面,蹲在她腿旁说:「林太太,你的身材真好!」「嗯……是么?」妈妈小声说。
「行了么!」妈妈的声音带着颤抖。
陈伯笑嘻嘻。
「看见了!行了!」妈妈闻言,作出生气的表情瞪陈伯,妈妈生气了。
陈伯见自己闯了祸,又见妈妈惊慌失措的样子,但大错既然已经造成,也只有硬着头皮去向母亲道歉了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在一个周末的下午,妈妈新买了一件嫩黄色的露背装,一条短短的热裤,穿在身上之后,她对着镜子自己看了又看,觉得十分满意又把头发扎了一个马尾型,显得轻快活泼。
妈妈在镜子前,来回走了几步,觉得这件黄色的上衣,十分好看。
但因为衣服质料薄,胸前的乳罩是黑色,有点不配合陈蓉又把上衣脱下来,想要重新换一件乳罩,当她把乳罩脱下来时,那一对迷人的大乳房露在外面,自己看了也觉心醉。
妈妈有一个奇想,于是就把乳罩丢在一边,挺了挺胸部,走了两步,对着镜子一看个奶子上下晃动,特别有动感。
妈妈微微一笑,露出一股骄傲之色,她对于自己的美,感到很满意,穿上了这件黄色的露背装,里面也不戴乳罩,又穿上短裤,里面三角裤也不穿,套上了一双平底鞋,她又对着镜子再看了看,得意的一笑,觉得全身都有一种奇异的感觉。
隔一日,隔壁房东陈伯伯出跟妈妈打招呼。
「林太太,妳这么美丽,身材真的很棒!为纪念青春倩影,我又喜欢玩相机,不如我为妳拍几张照片?我早年是摄影师,受了许多不同的训练,其中人物摄影我也有一些心得」妈妈想反正都是邻居,便一口答应了。
就这样一拍即合,妈妈主动的说下午没事,可以拍摄。
下午的时候陈伯为妈妈影照片,妈妈穿了一件红色的晚礼服,梳了一个配合服装的髮型。
陈伯为了妈妈这个造型和特写镜头,就花了两捲底片,将她拍得极为动人。
三日后,照片洗出来。
「嗯……?」妈妈小声说。
「行了么!」陈伯笑嘻嘻。
「林太太,妳好美….真的好美….」「哪里哪里,谢谢你的夸奖。」
妈妈笑笑的说。
「我真的非常感谢你。
拍得我那么动人。」
三日后,妈妈主动找陈伯。
「我真的非常地感谢你为拍的那些照片,我有件事情想……麻……烦……你,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帮我?」妈妈小声说。
「什么事啊?大家都是邻居,有事大家互相帮忙,这是理所当然的啊!你就儘管说。」
「你愿意再为我拍一次?」妈妈红着脸小声问。
陈伯便笑嘻嘻答应了。
妈妈拿起装着衣服的小包包,说她要準备换装了,于是进了浴室换装。
妈妈穿上上述新买的嫩黄色的露背装,一条短短的热裤,穿上了这件黄色的露背装,里面也不戴乳罩,又不穿里面三角裤。
陈伯惊讶得合不拢嘴,一直过了好一会儿,才恢复镇定继续工作。
妈妈不停的变换姿势,陈伯花了两捲底片为妈妈拍摄各种角度的照片。
「这可以吗?」妈妈脸红红的说。
「倒底你是否有过模特儿的训练,摆出来的姿式,颇有专业的水準!」陈伯问妈妈:「敢不敢拍一些比较露的照片?」「要露到什么程度?」「随便,看妳敢露多少就露多少。」
妈妈犹豫着,终于妈妈又拿起装着衣服的小包包,于是进了浴室换装。
过了五分钟,当妈妈回来时,她居然穿着一件白色连身的内衣出来穿上,妈妈穿上那件内衣,那件内衣整个腹部都包着,可是胸部的位置,偏偏很少布料,刚好只包过了乳头,大半个乳房都露了出来。
这更明显的将妈妈那三十六D罩杯的乳房及红黑色的乳头完全地表露出来。
下身穿上一条内裤,那是一条T-Back内裤,后面只有一条绳子,前面也只有一小块白色半透明三角布。
妈妈穿上后,林伯也隐约看到妈妈那又黑又多的阴毛,还有几根阴毛从缝边露了出来,而后面整个屁屁都裸露着。
妈妈那浓黑的阴毛更是明显的性感,黑色柔顺的阴毛以及明亮雪白的大腿出现这样性感的穿着,此时林伯伯的裤子已经翘得不能再翘了。
妈妈用那件内衣腰部垂着的带子来繫着丝袜。
透明柔软的薄纱、美丽的蕾丝滚边、再加上性感搂空的设计,妈妈这样很性感啊!陈伯的大阳具,本来已又硬又翘了,这时更是硬如铁般,而且伸得特别长。
陈伯尽力隐藏脸上的兴奋,解释妈妈要拍一些特别的照片。
妈妈慢慢地躺了下来,侧着身子,一支手支住头,另一只手靠在身上。
陈伯可以透过这件内衣,清楚地看见她红黑色的乳头,而且在那神秘的三角地带,陈伯可以看到一点点黑色的影子,不用多说什么。
陈伯开始为妈妈作特写,妈妈每一次变换姿势,陈伯都趁机从妈妈衣服的空隙偷看妈妈的胴体,而妈妈却不在乎。
陈伯走到妈妈的背后,只见妈妈蜷曲身体,两腿夹着﹐姿势真是说不出的撩人。
她白嫩的屁股上,紧绷着白色的绳子,绳子深深陷入股沟当中,使得阴户被挤压的微微向两边翻露,那种无意显露的春色,充满淫邪的诱惑。
陈伯又由后走到妈妈的面前,从高空俯视妈妈的胸口,更可看到窄窄的白色连身内衣跟本不能张妈妈的乳房完全掩盖,由于妈妈所穿的内衣是那么紧迫的,使她胸前的一双大肉更是呼之欲出,妈妈的双肩扭转时,使她胸前之双乳为之颤抖不已。
雪白双峰从她的鬆胯的上衣隐约可见,一个轻轻的耸肩,双乳又抖动一下,陈伯可以很清楚看到妈妈的乳头明显地凸起了,胸前乳尖翘起清晰可见,那两颗微突的乳头,更是明显的无法隐藏,看得陈伯的心也想跳出来。
妈妈的腿真的很修长啊!这里一点脂肪都没有啊!妈妈的乳房还是那么有弹性,妈妈的脸蛋这么漂亮,还有那诱人的朱唇。
妈妈实在太诱人了!妈妈这时换了个姿势成跪姿,将头靠在左边的肩上,这是一个非常诱人的姿势!然后她又将身子趴下,一只脚略为擡起,露出她的大腿和吊袜带。
这让陈伯更清楚地看到胀卜卜的私处,在白色半透明丝布的紧裹下,更显得诱惑动人,妈妈的内裤向上拉紧使绳子深深陷入股沟当中,雪白而圆大的臀部,看得陈伯更是慾火上升,只见妈妈雪白的大腿之上,胯下那丛又浓密又乌黑的阴毛,隐约看见几丝黑毛,陈伯的鸡巴像怒蛙一样的勃起了。
妈妈微微张开双腿,不知是故意还是巧合,只见妈妈雪白的大腿之上,一片乌黑,中间隐约可见一条暗红的小缝,正好对着陈伯。
妈妈涨卜卜的阴户,美妙绝伦。
妈妈的阴户又特别丰满,阴毛又特别多,阴户若隐若现。
妈妈的阴户好美,别的女人,阴户只是微微突出来而已,妈妈竟隆突得如一座小丘,阴毛更是乌黑,又细长,又浓密得这样一大片。
在陈伯拍了几张照之后,妈妈换了个姿势躺了下来,在她变换姿势的时候,陈伯看到妈妈的阴户一闪而过,现在妈妈的臀部看起来相当结实而且浑圆,最后,妈妈翻过身子,用背对着陈伯,然后回过头,看着摄影机,陈伯一直拍着,直到底片再次用完,陈伯用最快的速度换着底片,不希望因此错过任何精彩镜头。
当陈伯换好底片时,妈妈又坐了回去,妈妈这次将腿微微弓起,用手臂抱着她的膝。
妈妈说来几张保存的特写,然后微微张开双腿,然后将两只手放在她阴户的两侧,陈伯迅速地靠了过去,妈妈将T-Back内裤的一条绳子拨开,她用手将阴唇微微撑开,露出粉红色的阴户。
在妈妈文静的外表下,竟然如此热情,陈伯又紧张,又刺激,下面的大阳具翘得好高。
妈妈的小腹下面满是黑油油乌亮的细密的阴毛,围绕在丰腴的阴户周围,一直向下延伸到肛门的附近。
妈妈的阴门很大,阴唇相当肥大,阴门很开。
陈伯忍不住吞了口水,道:「好美的身体!」妈妈脸上泛起一阵既骄傲又羞赧的笑容:「谢谢陈伯的讚美!这样可以了吗?」陈伯回过神来:「喔!好像…好像还不行耶!」「那妳可不可以做点比较撩人的姿势?」陈伯一口气把话说了出来。
妈妈心情也不禁紧张起来,妈妈第一次在老公以外的人面前裸体,心中却有一丝丝罪恶的快感,她知道她其实已经湿了,可是却又吞吞吐吐:「怎么样的撩人姿势啊?」陈伯说:「比如说,把两脚张开点……」妈妈脸颊飞上红晕,但又不自觉地照着陈伯的话做,把两腿尽量张大,生怕陈伯拍不清楚她的阴部似的,同时还用手尽量撑开自己肥大的阴唇,露出阴户内红艳艳的世界。
陈伯可以清楚看到里面的那块小阴唇。
妈妈把阴唇撑得很开,向陈伯展示阴道内的秘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