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风月大陆 第四章 何谓真爱

时间:2017-11-12
又到了服药的时间,望着晨月亲手捧上来的寒魄玄精凝汁,叶天龙一脸的痛苦。
  「我真的一定要服这种药吗?」
  「是的,这是大姐在离开艾司尼亚的时候,再三向我交待的事情,如果不把你内心的魔性完全化解,后果是不堪设想的。」
  望着叶天龙期待的眼神,晨月十分坚定的否定他的希求。
  大失所望的叶天龙迟疑的伸手接过了晨月手中的玉碗,一闻到寒魄玄精凝汁那种熟悉的味道,他的肠胃就开始翻江倒海了。
  「可是这样的我,实在太痛苦了。而且,我现在的力量,已经减退了很多。」
  叶天龙努力试图说服眼前的美女医生,同时也是在说服自己。
  「魔化的你,具有可怕的破坏性和侵略性,而且那种冷酷和嗜血,会让人六亲不认,到了那个情形就太可怕了。」
  晨月的双手捧起了叶天龙的双颊,十分温柔的望进他的眼睛。原本,晨月这个美女的娇柔纤弱,就已经让叶天龙十分疼爱,此刻她的软语温言,更是具有让铁石化为绕指柔的力量。
  「没有见到过真正魔化的人,谁知道到那个时候,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呢?」
  心有不甘的嘀咕着,叶天龙还是咬牙,将手中的寒魄玄精凝汁全部喝了下去。
  「也许,再这样喝下去,我的性情变得更加坏了。你们这样真的是爱我吗……」
  牢骚还没有发完,无边的痛楚便已经君临,叶天龙再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管别的事情,而是全心全意去应付体内涌起的阵阵痛苦。
  望着眼前正在全力经受痛苦折磨的叶天龙,想着他最后的一句话,晨月的心中感到了一阵极大的震撼。
  「你真的是爱我吗?」
  叶天龙的问题虽然十分简单,但是晨月知道其中的未尽之言,既然爱一个人,为什么还要让他受那么大的痛苦?而且还是为了一个连自己都不敢肯定的答案。
  正如叶天龙自己说的那样,谁也没有见到过真正魔化是什么模样,从来她们都是听人说的,再说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,叶天龙在魔化之后,也并没有表现出六亲不认的可怕模样。
  相反的,叶天龙的力量在得到大幅度增强之后,让他做到了很多以前做不到的事情。甚至可以这样说,如果不是他在魔化后力量获得如此增强,也许他的生命早已不存在了。
  「大姐,你要他承受如此大的痛苦,真的就是为了担心魔化之后的他会变成一个冷血无情的人吗?」
  晨月第一次从另外一个角度去审视于凤舞的决定,是因为爱一个人,所以要解救他的心灵,即便是让他受到无边的痛苦,但是他真的就陷入苦海之中了吗?
  前些日子,叶天龙的魔化,虽然使得他的手段变得冷血无情,但是那仅仅是针对他的敌人而言,对他身边的亲人和下属来说,他还是以前的那个好色又出人意料的男人。
  可是在接受治疗之后,叶天龙的性情反而变得更加可怕,肉体的痛苦改变了他的性情和心理,而且看到叶天龙每一天都要承受巨大的痛苦,实在是一件让晨月无法忍受的事情。
  这些天的治疗过程,对于叶天龙来说,固然是一个无比痛苦的过程,但是对于晨月来说,也是一个非常痛苦的煎熬过程。
  看着眼前面容扭曲,满头冷汗的叶天龙,晨月的眼中升起了难以言状的神情,她不禁在心中暗暗自问,到底对于眼前的男人,她所怀的感情如何?
  最初的相遇,自己仅仅是因为相互的需要,也可以说是双方为了活下去才会走在一起的,甚至在刚开始的时候,她还準备利用这个男人的天生特殊体质,吸收他的生命力,好让自己获得全新的生命。
  但是鬼使神差的,在关键的时刻,没有想到自己会功亏一篑,在那个时候,晨月心中对于叶天龙,只有「为了要活下去,所以只好和这个男人交往下去」这样一种想法。
  当然,加入叶天龙的阵容,对于晨月来说,也是一项非常值得的投资。叶天龙身上那个天下第一人的命运,就足以让她去冒风险,这也就像是她在开闢一条新的商路一般,那种刺激的感觉让她能够真正体会到自己生命的存在。
  而现在,投资在叶天龙的身上,绝对是她这一生中所遇到最大的挑战和冒险,可以说普通的商路投资已经不能让她感到生命的渴望和活力,叶天龙的出现让她看到另外的道路。
  再说,晨月的心中也有一些想要和于凤舞一争长短的念头,毕竟像于凤舞这样拥有绝世才华和美貌的女子,她既然会锺情于叶天龙这样一个好色的男人,绝非是仅仅为了叶天龙那个天下第一人的命运,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其他特别的事情。
  随着相处的时间增加,晨月发现自己越来越陷入其中,这是一种无法解释,也无从分析的感觉,这个好色的男人常常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作为,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,似乎都有一种全新生命的体会。
  「何谓真爱?爱一个人,到底是为了得到他的什么呢?到底是爱他的什么呢?」
  凝视了叶天龙半天,晨月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坚定的眼神。
  这时,叶天龙已经无法忍受痛苦,再次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。晨月慢慢伸出一只白嫩的玉手,轻轻的抚上了他那布满冷汗的额头。
  「不管你会变成什么样子,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。」
  无限怜惜的低声说罢,晨月开始掏出身边洁白的丝巾,温柔的擦拭起叶天龙脸上的冷汗。
  仔仔细细的擦拭了两遍之后,晨月又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根细细的金针,对準叶天龙额头上的天窍处缓缓刺进去。
  晨月用的是捻字诀,缓慢而轻柔,当金针的前面三分进入叶天龙的天窍,原本双目紧闭的叶天龙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  「我死了吗?」
  听到叶天龙嘶哑无力的问声,晨月的俏脸上泛起了微笑,可是明眸之中的珠泪却是怎么也忍不住的滚落下来。
  「没有事情,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。」
  一边心疼的说着,晨月飞快的拔出了刺入叶天龙天窍的金针。
  「你说的是真的吗?」
  叶天龙的精神猛然间大为振奋,从床上坐了起来,双眼紧紧盯住晨月。那种患得患失的神情,好像生怕晨月是在欺骗自己。
  「是真的,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痛苦。」
  晨月的粉颊上珠泪如断线的珍珠不断滑落,但是明眸之中却是满含真诚快乐的笑意。
  「真的,真的……那可太好啦!」
  再三从晨月那里得到证实之后,叶天龙几乎要从床上跳起来了。
  「不过,你千万不要在大姐的面前说出来,我今天在这里和你说的话。」
  晨月再三叮嘱叶天龙,对于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,内心狂喜的男人自然是毫不犹豫的满口答应下来。对于叶天龙来说,能够摆脱每天一次的痛苦折磨,比什么事情都重要。
  晨月果然是说到做到的,从第二天开始,叶天龙就没有再受到痛苦的折磨,虽然叶天龙还是要在每一天的下午喝一小碗浓浓的药汁,但是这种药汁无论在味道上还是在效果上,都和以前的药汁完全不同。
  摆脱了每一天的恶梦之后,叶天龙真正静下心来,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功力,才发现经过这些天来的治疗,体内的功力已经损失大半,原本暴涨的力量衰退了很多。
  不过,值得庆幸的是,剩余的功力比起以前来,还是有不少的进步,就算是和暗黑一族的少女,他还是有一战之力,甚至靠着体内魔神之灵的先天优势,和玉珠的交手,他还能佔据相当的胜算。
  而且最重要的是,叶天龙体内的力量已经稳定下来,不会再继续衰退下去。已经初窥武道真谛的他,相信自己通过以后不断的努力锻炼,还是可以把功力继续提高起来。
  ※ ※ ※
  午后的阳光照在人的身上,令人感到一阵火热的感觉,初夏已经到来,艾司尼亚的人们也纷纷换上了轻薄的衣裳。
  虽然在京畿地区附近还有战事发生,并且在京畿以南的清江州,于凤舞和海鹰扬双方的军队还在大战正酣,但是在京畿地区的人们却已经感受到了一些和以前明显的变化。
  官吏的工作效率在提高,社会的治安也在好转,而在叶天龙治下的青州等三个州的人们,更是确实感觉到这些变化,甚至连税率也在下降,市面因此变得更加繁荣起来。
  商人出身的晨月,深知商业行为对于经济的重要性,即便是在战乱的时刻,还是有一系列的措施出台,以促进叶天龙领地上的经济发展。相对于其他州此刻乱哄哄的各自为政,叶天龙治下的州郡给了商人们更大的希望。
  「预计四月份的商业可以增加三成,因此,虽然我们的税率降低了一成,但整个收入却反而可以增加近二成。」
  听到晨月这样的汇报,叶天龙自然是喜形于色,设立商业部的计划看来是相当成功的。
  「另外,大姐从天龙军团抽调的特遣军已经组建完成,庆计将军正在等待陛下的出击命令。」
  随后出现的庆计,一身戎装,精神抖擞,让叶天龙眼前一亮。
  因为于凤舞觉得自己和丽蝶都在和尤那亚的军队作战,而帝国其他的州又拒绝服从,故此她才将庆计的骑兵从天龙军团中抽调出来,另外组建了特遣军,準备先收复靠近京畿地区的几个州。
  在和海鹰扬交战的时候,在清江州附近的地区,那些心怀鬼胎的诸侯,给于凤舞製造了不少的麻烦,幸好柳琴儿主动提出分担她的麻烦,带领一支五千人的偏军,在短时间里,就收服了最不听话的诸侯,从而让其他的诸侯变得老实起来。
  由此,于凤舞才得到启发,决定将庆计的军队调出来,给那些墙头草似的诸侯一些外力,让他们回到法斯特皇帝的旗帜下面。
  「你的第一个目标,应该是离源州。作为帝国的粮仓之一,离源州的战略地位是不言而喻的。」
  走到挂在墙壁上的大幅地图的旁边,叶天龙举起一只手,重重的点在离源州的位置上。
  「更为重要的是,离源州的总管,是一个胆小怕事的家伙,我们必须趁尤那亚的军队还没有接手离源州之前,抢先夺取该州的控制权。」
  「我们刚刚接到天龙秘谍的情报,尤那亚的一支先遣队已经派往离源州,不过人数并不多,仅仅只有三千人。」
  说到这里,叶天龙猛的盯住庆计的眼睛,用十分郑重的语气对他说道:「你的速度是最快的,所以这一次,只有你能够完成这个任务。」
  庆计咧嘴轻轻笑了一声,说道:「尤那亚的先遣队带领的将军是克拉克朗,就算是让他先跑三天,他还是比不过我的。」
  「很好,我就在这里等待你的好消息。」
  庆计退下,当下便带着他本部的一万名红色枪骑兵杀向了离源州。
  一直以来,他都是在别人的麾下作战,在和叶天龙相遇之后,也是生活在叶天龙和于凤舞等人的光芒之下。
  现在终于有一个机会,他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。作为特遣军的指挥官,他的任务是夺取更多的城市,去征服那些不服从新皇帝命令的地方诸侯。
  望着庆计远去的背影,想起了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时候,叶天龙不禁有些感慨世事的变迁,没有想到短短的时间里面,自己的生活就发生了完全不同的变化,还登上了从来没有奢望过的皇位。
  思忖之间,美丽的国务秘书出现在叶天龙的眼前。
  「陛下,天气这么好,为何不出去踏青啊?」
  柔媚的声音,让人的身心都为之陶醉,叶天龙顿时感觉心情舒畅。
  当初选择月如出任国务秘书,实在是一件十分明智的决定,有这样一个大美女在身边,即便是光看看,也是赏心悦目的。
  一边这样想着,叶天龙一边眉开眼笑的对月如说道:「好啊!有你这样一个大美女在身边陪伴,不管到什么地方,都是令人嚮往的。」
  「陛下您真会恭维人啊!人家哪里有这么大的魅力啊!」
  月如嫣然一笑,颊旁的笑涡儿可令人心醉,水汪汪的媚眼轻横,让好色的男人心中一下子升起一种轻飘飘的感觉。
  毫不在意好色男人肆无忌惮的眼神,月如莲步轻移,走到叶天龙的身边,吐气如兰,阵阵幽香,蕩人心魄。
  「人家正好有几个朋友要招待,不如陛下也去见个面,大家认识一下。」
  看着近在咫尺的一张粉脸,艳丽脱俗,白里透红,美目之中流光四射,叶天龙的心中顿生抚摸的冲动。
  「如果都是像你这样的大美女的话,我当然乐意啦!」强忍心中的慾望,叶天龙装出严肃的样子,十分正经的对月如说道。
  「陛下,您真会说话。」月如欣然望着叶天龙,秀目之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,道:「当然有非常出色的美女,陛下您去看了就知道。」
  ※ ※ ※
  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,叶天龙换上了衣裳,跟随月如坐车离开了无忧宫。
  马车穿过艾司尼亚的大街小巷,来到了城北一处僻静的宅院。朱红的大门、青石的台阶,和普通的大户人家没有多少区别。
  进入大门,转过照壁,穿过幽雅的碎石小径,眼前是一幢漂亮精緻的小楼,用全黑的云石所筑,在优雅中透出神秘和怪异。古色古香的客厅,绝难看出这里是万金一宵的艳窟,中院以后的后院,布置的却是别有洞天。
  这里便是万艳会在艾司尼亚的秘密据点,也是极为秘密的销金窟,一个具有私秘性质的地方,只提供给有特别嗜好的人士享受的,并不对外人开放。如果没有亿万的身家,就千万不要进这个门,因为这里的起价就是一千金币。
  在这里,各种不正当甚至非人道的玩意应有尽有,问题是客人肯不肯花大钱。虽然说钱可通神,但某些事如果没有门路是不得其门而入的,钱再多也是枉然。那些有特殊要求的顾客,自会找对门路。
  穿堂入室,一直到了后面的小花厅。叶天龙的眼前顿时一亮,小花厅布置得奢华精緻,异香扑鼻。
  两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立刻上来迎客,但如果真的把这两个小女孩当成小婢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  她们梳了簪花的美髻,穿着绸制的绣花衫裙,是不折不扣的小仙女打扮,浑身香喷喷地发出诱人的气息。
  明眸皓齿,眉目如画,刚有点发育的身材秀逸细緻,故意紧裹的胸部暴露出诱人的含苞花蕾曲线。说起话来嗲嗲地柔柔地,笑起来居然媚态十足,与那些成熟的美女相比,另有一种令人心蕩的特殊风情。
  这简直是十足的小尤物,是令人心蕩的小妖精。
  上茶之后,两个小女孩在月如的挥手示意下,施礼退出了小花厅。
  「我请的客人等一会儿就到,在这之前,先请陛下验收一下人家的成果。」
  此刻月如美艳的粉脸上,泛起了一丝妖艳的光芒,连她的声音都变得充满了魅惑的味道。她伸手拉了一下墙边的一根绒绳,一声隐约的玉鸣声响起。
  片刻的功夫,从远处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,而且声音越来越近。当声音来到小花厅的后面,随即响起两下扣门声。
  「主人,牝奴已经带到。」
  月如的双眸闪闪发光,望了有些发呆的叶天龙一眼,随即沉声说道:「进来!」
  小花厅后面的一扇秘门被推开,出现在叶天龙眼前的,是两个身影,一高一矮。